您的位置:首页 > 艺术大观 > 古玩杂项 > 收藏故事
张伯驹和天下第一藏品
阅读次数: 加入时间:2014-12-19 作者:
分享到:

    张伯驹先生是集收藏鉴赏家、书画家、诗词学家、京剧艺术研究家于一身的文化奇人。国画大师刘海粟说:“他是当代文化高原上的一座峻峰。从他那广袤的心胸涌出四条河流,那便是书画鉴藏、诗词、戏曲和书法。四种姊妹艺术互相沟通,又各具性格,堪称京华老名士,艺苑真学人。”JOL博雅艺术网
    张伯驹的藏品质优量大名闻遐迩,许多藏品堪称国宝。他对文物的热爱重于自己的身家性命。曾经巨资购买西晋陆机的《平复帖》,此帖为我国传世最早的一件名人墨迹,可以说是最古老的书法作品。他与《游春图》、《上阳台帖》、《道服赞卷》、“夫妻砚”等国宝有着不解的缘,也留下许多让人称道的故事……JOL博雅艺术网

张伯驹JOL博雅艺术网

张伯驹JOL博雅艺术网

    碑帖平复帖(西晋陆机)JOL博雅艺术网
    舍命保护《平复帖》JOL博雅艺术网
    张伯驹是清末直隶总督张镇芳之子,袁世凯的表侄,与袁克定、袁克文等是表兄弟。算是“末代王孙”了。他与袁世凯次子袁克文、清代镇国将军溥侗以及张学良4人交谊甚厚,时称民初四公子。张伯驹,9岁能诗,人称神童,先在天津新学书院读书,后入军校习武;在中央陆军混成模范团骑科毕业后,即任安武军营务处提调,尔后又置身于曹锟、张作霖、吴佩孚部下,浪迹官场。然而他对官场生活深恶痛绝,对名缰利锁之事从不过问,却一心埋头于祖国传统艺术:钻研戏曲表演艺术,鉴赏名画字贴,赋诗作词,练习书法。张伯驹不愿经营父业,却对中华民族的瑰宝收集事业视如生命,他向前人请教鉴赏古迹真品的真谛,同时又不惜重金购入古代珍品字画,有时竟痴迷到不惜倾家荡产的地步。张伯驹从30岁(1927年)起开始收藏名画墨迹,至60岁(1957年),前后整整30年。经过他手蓄藏的书画名迹见诸其著作《丛碧书画录》者,便有118件之多。其中以西晋陆机的《平复帖》和隋代展子虔的《游春图》最为珍贵。JOL博雅艺术网
    20世纪30年代初期,张伯驹在湖北赈灾书画展览会第一次见到国之瑰宝--西晋陆机手书的《平复帖》,这是中国现有存世最早的书法真迹。《平复帖》是西晋文学家、书法家陆机所写的一封信札,是中国现存的最古老的一件名人墨迹,历代都奉为至宝。宋徽宗亲自金书标题:“晋陆机平复帖”。信札卷后有董其昌、溥伟、傅增湘的跋文,上面还有唐殷浩印,宋“宣和”、“政和”双龙玉玺及明代韩逢禧父子,清代梁清标、安歧、载治等人的鉴藏印,共有几十方,可谓是朱印累累,满卷生辉,被天下视为“墨皇”,辗转流传至今,此帖已有1700多年的历史了,比王羲之的《兰亭序》至少早60多年。深知古代书画价值的张伯驹,一看便知这是一幅稀世珍品,他决定倾心竭力确保此国宝不外流。他托人找到藏有此帖的清恭王府的袭爵将军溥心畲(即溥儒),婉转表达了要买此帖的请求。溥说目前尚不需要钱,如果张伯驹要买的话,需出价20万大洋。张伯驹虽一时无力购买,但心喜此宝不会外卖古董商,便放下心来。不久,张伯驹即从银行借得大洋6万元,以便待机购买《平复帖》。JOL博雅艺术网
    进入民国以来,满清遗老遗少几乎无不在靠变卖旧物度日。1936年,他听人说溥心畲所藏唐韩干《照夜白图》卷画被上海叶某买去,深恐转徙国外,就急忙写信给在北京主政的宋哲元不让该画出境,但为时已晚,叶某转手就卖给了英国商贩。张伯驹惟恐《平复帖》也遭此厄运,立即请中间人韩君往商于溥心畲,恳请勿再使此帖流于国外,并请张大千先生致意溥氏,愿以6万元大洋成交,但溥心畲未允。1937年,张伯驹应故宫博物院之邀来京鉴定古代字画。春节前夕,听得溥心畲母亲病故急需用钱,便找到曾任北洋政府教育总长的傅增湘,请他做中间人,终于以4万元大洋的价码将《平复帖》购买到手。张伯驹欣喜若狂,庆幸此宝未被商贾转手卖于国外。此事如果慢一步,就会造成终身遗憾。当时北平有个文物掮客叫白坚甫的,专做日本人生意,他的报价就是20万,但没想到被张伯驹抢了先手。抗战期间,北平沦陷,张伯驹蛰居四载后携眷入秦,为安全计,将《平复帖》藏在衣被之中,虽颠沛流离,但《平复帖》却是安然无恙。JOL博雅艺术网
    从此《平复帖》便与张伯驹形影不离,即使在最需要钱的时候也不肯转手他人。张伯驹收得《平复帖》的消息很快传到几个深知中国文物价值的日本人耳中。他们通过古董商找到张伯驹说,愿出30万大洋高价收买《平复帖》,被张伯驹厉声拒绝。1941年初春的一个清晨,张伯驹在上海乘车上班之时,突然遭人绑架,绑匪索价300万元(伪币),才能赎出张伯驹。此时的他,虽有偌大家业,可是为了收藏真迹古画已囊空如洗。但此时的他早已把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,他深知绑匪的目的是要敲诈他的名墨字画,他悄悄地关照自己的妻子,宁可自己死在魔窟,也决不允许变卖所藏的古代书画来赎身。绑匪扣押张伯驹8个多月,也未见其心志动摇,最后无奈,写一封信给其夫人说,如果从即日起七日之内不拿出40根金条来赎身,请做好收尸准备。张夫人见信泪如泉涌,深感问题的严重,于是便奋不顾身,走街串户,求亲告友,四处筹措,终于感动了一些亲朋好友,大伙解囊相助,最后终于凑足40根金条,将张伯驹赎出,而古代书画却一张未动。这种置生命于不顾而痴心保护祖国文物的高尚事迹,被世人广泛流传,赢得一片赞誉声。JOL博雅艺术网

编辑:铁背苍龙 来自: 1/2    1 2 下一页 尾页

微信扫一扫
博雅艺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