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> 艺术大观 > 古玩杂项 > 收藏知识
漫谈笺纸与笺谱收藏
阅读次数: 加入时间:2014-12-26 作者:
分享到:

    近十几年来,在各大拍卖会的古籍善本专场上,多有笺纸、笺谱参拍。虽然它们往往价格不菲,但都得到藏家追捧,以较高价位落槌。在2001年翰海春季拍卖会上,清代宣统年间《百花诗笺谱》以88000元成交,民国时期《荣宝斋诗笺谱》以11000元成交,现代《萝轩仿古笺谱》以24200元成交。此后,北京海王村拍卖公司拍卖一部1981年出版的《萝轩变古笺谱》,以16500元成交。北京海王村拍卖公司2006年古籍春拍结果显示,民国时期木版套印笺纸4册,成交价154000元。2009年3月北京德宝古籍拍卖结果显示,旧花笺一套,成交价3360元;素月楼信笺200张,成交价5712元。报载,清代民国时期水印花笺,市场价每张已达50元至100元。2007年,《北平笺谱》1933年编号签名本在拍卖会上以41.8万元成交,震撼了收藏界。这些信息充分说明,笺纸、笺谱收藏持续升温。在京、津等地古玩市场、古旧书店和纸店文具店里,搜集笺纸、笺谱者大有人在。那些名画、名店、名刻、名印“四绝”的笺纸、笺谱,涨势最为强劲。qhu博雅艺术网

北平笺谱qhu博雅艺术网

北平笺谱qhu博雅艺术网

    笺纸是旧时文人雅士用于题咏或书信的一种幅小而华贵的纸张,一般在纵30厘米、横18厘米左右。纸质洁白、匀薄、细腻、柔滑,并印有淡雅而精美的图案花纹,尤以名家绘稿者更具观赏价值。在笺纸上写信为信笺,写诗为诗笺,作画为画笺,写谜面则为谜笺。团体、机关、企业、学校等特印有组织名称的函纸为公用笺,如当年南社、中华书局(微博)、北京大学所用笺纸。文人学者以自己斋号制个人专用笺纸,是私家笺,如周作人的苦雨斋制笺。清朝末年翰林杜彤家在天津杨柳青,所用信笺皆由爱竹斋画店用梅红纸印刷,名家画梅。也有在笺纸上印以汉瓦周壶或铭文者,古香古色。还有以各种色彩印制成山水花鸟等图样,故统称之为“彩笺”、“花笺”、“锦笺”等美名。将彩印笺纸辑成图册,则称为“笺谱”。qhu博雅艺术网
    笺纸鉴赏:西游记人物水印信笺(当代·浙江美术学院水印工厂)qhu博雅艺术网
    笺纸起源于南北朝时期,至唐代开始有了私人专用笺纸。相传唐时名妓薛涛创制深红色的小彩笺,献酬名贤,裁书供吟,世称“浣花笺”(因染笺时用浣花溪水),又称“薛涛笺”。宋代谢景初创制深红、粉红、杏红、明黄、深青、浅青、深绿、浅绿、铜绿、浅云等十色笺,世称谢公笺。这类笺纸,多为色纸,至元代制笺,始于杂色粉笺上印金银花饰,益增华美。明代以后,笺纸的艺术追求更在图案花纹上。著名的如明代吴发祥的《萝轩变古笺谱》和胡正言的《十竹斋笺谱》,所画清供、博古、山水、花鸟、人物、历史故事等,极其精致典丽。这两部笺谱均用套色木刻水印,并在世界印刷史上率先采用“拱花”技术。所谓“拱花”,就是凹凸版,以表现流水、白云等缥缈恍惚的立体虚幻效果。这两部笺谱的发行传世,为文苑增添了风雅情调。嗣后,各种笺谱如百花齐放,争奇斗艳。近代以来,北京的荣宝斋、上海的朵云轩等都出过大量精美的笺谱、笺纸,吴昌硕、虚谷、齐白石、姚茫父、陈师曾、张大千、王雪涛等绘画名家都参与过笺纸的绘稿。1911年,天津文美斋刊印了一部《百花诗笺谱》,图案有紫丁香、玉兰、菊花、万年青等草木花卉,作者张兆祥是天津人,擅画花鸟,设色艳雅,备极工致。鲁迅、郑振铎以敏锐的洞察力和高度的使命感,毅然担当起抢救这一优秀传统文化遗产的重任,于1933年搜集、编辑了《北平笺谱》,委托荣宝斋出版,翌年又委托荣宝斋翻刻了明代的《十竹斋笺谱》。qhu博雅艺术网

西湖水印信笺qhu博雅艺术网

    笺纸、笺谱具有很高的文化价值,既可收藏,又可观赏。天津著名中国古典文学研究专家、书法家王双启先生,就是一位醉心集存笺纸且卓有成就的收藏家。他认为,中国的文人,中国的书法家,一定要重视文房用具,写毛笔字、写信时一定要讲究用笺。为此,他在不到二十岁时就开始集存各种笺纸,不断研究,经常赏玩,一直坚持了60年。当年,在北京琉璃厂,在全国各地的纸铺,都留下了年轻而执著的王双启寻寻觅觅的身影。苏州作家、学者王稼句先生在《花笺上的风景》一文中写道:“我是喜欢笺纸的,红八行,暗八行,都买过一点,华宝斋印的‘复旦大学珍藏名人手札笺’,也得到一沓,但我最喜欢的,还是印上花草蔬果、山水人物、小说戏文、铜玉古器的花笺,虽是咫尺小景,却意态无穷。遥想上世纪30年代,鲁迅、郑西谛广事收罗花笺,辑印《北平笺谱》,又重印《十竹斋笺谱》,真是让人神往的风雅事。虽然两位的意思,乃在留存版画史料,鲁迅《北平笺谱序》就说:‘此虽短书,所识者小,而一时一地,绘画刻镂盛衰之事,颇寓于中;纵非中国木刻史之丰碑,庶几小品艺术之旧苑;亦将为后之览古者所偶涉欤。’但对我来说,只是玩赏罢了,偶然得到几叶,就放起来,闲来取出,以消磨光阴……笺纸的实用功能久已淡化,如今已很少有人来用它写信或抄诗,偶尔有之,大凡也是沾染了一点昔年人物的情趣。但作为闲来的欣赏,固然也趣味悠长。旧时月色,有时也真堪忆念……”qhu博雅艺术网
    随着笺纸、笺谱收藏持续升温,搜集、研究笺纸、笺谱的图书也受到收藏界重视。王树村先生编著、黑龙江美术出版社1999年出版的《花笺掇英》一书,介绍了笺纸的起源和发展,并附有各种笺纸图案。这些笺纸内容丰富,包罗万象,大都是晚清和民国时期印制的,色彩有单色、双色、彩色,从中可以清晰地认识到笺纸的纸质特点、绘画风格和社会作用。刘运峰先生所著、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08年出版的《文房清玩——笺纸》一书,从鲁迅给许广平的信谈起,介绍了笺纸的来历与演变,笺纸的制作、用途、题材以及绘制方法,并介绍了部分画笺名家、刻笺高手以及他们的作品,书中还通过几种著名的笺纸和笺谱,介绍了笺纸收藏与市场价值。这些书,对于笺纸、笺谱收藏爱好者来说,都是很有指导意义的。qhu博雅艺术网

编辑:铁背苍龙 来自:

微信扫一扫
博雅艺术网